闲谈放血疗法

记得以前读一本关于传染病的书,读到天花,说法国皇帝路易十五患上了天花,治疗方法就是当时欧洲流行的放血疗法,这位皇帝以其死时著名的一句话而闻名于世,这就是Aprèsmoiledéluge,意思就是“我之后定有大变革”,预测了十几年之后的法国大革命。

最近再次读到放血疗法,于是对这个统治欧洲近2000年的“万能”疗法充满了兴趣。首先放血疗法的理论基础是源自古希腊的医圣希波克拉底和伽林,说人的生命依赖四种体液,血,粘液,黑胆汁和黄胆汁,这四种体液对应空气,水,土和火,和中国的“金木水火土”接近,多了个“气”少了“金木”。古希腊人认为血在四种体液中是占主导地位的,伽林大夫认为血是人体产生的,经常“过剩”,正如中医里滋阴派讲的“阳常有余阴常不足”一样,中医滋阴,古西医于是就放血。伽林还和把人体皮下的动静脉血管和身体各个内脏器管联系起来,所谓“相表里”,得不同的病,就在“相表里”的血管上开口子放血,例如放右臂静脉的血治疗肝病,放左臂静脉的血治疗脾脏的病。

一直到中世纪,放血的实施者都是教堂的僧侣,直到1163年教皇亚历山大三世才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民间,具体的讲是交给了理发师,现在理发馆的招牌,就是旋转的红蓝白的筒子,红色是动脉血,蓝色就是静脉血。理发师们发展了一整套的放血操作规程和工具,切割血管的刀片叫“柳叶刀”,英国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就是来自放血用的刀片。

在欧洲非常流行的放血疗法随着殖民者传到了美洲大陆,美国著名的大夫本杰明.瑞师(BenjaminRush)就是放血疗法的推广着和实践者,本大夫是在美国独立宣言上签字的唯一的一位大夫,14岁就从普林斯顿大学的前身新泽西学院大学毕业,以后创建了美国医学教育体系,当时美国大夫的四分之三都是他的学生,被誉为“宾夕法尼亚的希波克拉底”。1794年到1797年费城流行黄热病,本大夫大量采用放血疗法治疗这些患“热病”的病人,每天能给超过100个病人放血,他诊所的后院成了血海,血里滋生的苍蝇象“云雾”一样密集。这个时候一位好事的英国记者出现了,他就是WilliamCobbett。

这位记者翻阅了费城那几年的死亡报告,发现被本大夫治过的病人死亡率明显高于别的病人,于是发表文章说本大夫和他的学生们为人类人口的减少作出了突出贡献。本大夫一怒之下,于1797年在费城起诉了这位英国“诽谤者”,官司的成败是显而易见的,一方是费城的英雄,著名的大夫,一方是诽谤费城声誉的外国人,法庭宣判本大夫获胜,罚这位Cobbett记者5000美元,这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法庭的宣判相当于从法律角度声明放血疗法是有效的。

但几乎就在法庭宣判的同时,美国的开国总统华盛顿病了,生病那天是1799年12月13日,是个星期五,Fridaythe13th,西方迷信是个“百事不宜”的倒霉日子。到14日,几位本大夫的学生,给华盛顿放掉了近2500毫升血,就是人体血容量的一半,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华盛顿死于失血性休克。这个时候,人们开始质疑放血疗法,有用还是有害?

10年之后,苏格兰军医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Hamilton)开始认真研究放血疗法,他采取的手段是临床观察,他把366名患病的士兵平均分成3组,3组的病人所患疾病的严重程度类似,所接受的治疗也一样,唯一不同就是两组病人不放血,一组病人接受传统的放血疗法,结果是不放血的两组分别有2和4个病人死亡,而接受放血疗法的组尽然死了35人。遗憾的是,这一重要的发现没能发表,直到1987年人们才从故纸堆里找到当时的记录。又等了10年,法国人皮埃尔.路易(PierreLouis)发表了他7年时间对近2000名病人的临床观察,发现放血疗法明显增加了病人的死亡率。人们对放血疗法的信念开始动摇,以后很多文章发表,都证明放血疗法给病人的伤害远远大于给病人提供的帮助,尽管如此,人们2000年的观念很难更改,1833年法国还是进口了4000多万只帮助大夫放血的水蛭,又称“蚂蟥”。因为蚂蟥有三个口(吸盘),每个口里都有上百颗尖利的牙齿,这个小吸血鬼吸血的时候,还能释放出可以防止血液凝固,扩张血管的物质,这些特点使其成为实施放血疗法的重要工具,比较变态的大夫还用刀片把蚂蟥的身体划开,蚂蟥就前面吸血,血马上就又从刀口里流出来,成了加速放血的管道。

以后的数十年时间,随着反对声音的逐渐加强,不断的科学证据都证明放血疗法对病人的伤害,这个流行了2000多年的疗法终于走出了历史的舞台。

从放血疗法的兴衰,我想到了近几年引起无数争议的中医,中医是否真的有效,只有通过大样本双盲随机对照的临床观察才能得出结论,但中医不愿意搞,西医不屑于搞,卫生部感觉这样也挺好,于是关于中医是否有效的问题就成了论坛的杀手,因为只要是涉及这个问题的文章,都很快被口水淹没了。

中医也有放血疗法,据我有效的中医知识,中医的放血比起西医来是“小巫见大巫”,只是用锥子(三棱针)在一些穴位捅几下,比起西医放血用的柳叶刀蚂蟥和盛血的大碗差的实在是太远了,不是中医胆小,而是中医认为血很金贵,使劲养还不一定够,就别提放掉了。这么看,中医在几千年里,不管是否有效,但就从放血这一点上看对病人的伤害是很有限的,这也许得感谢西医是在纠正了自己的很多严重错误后才传播到中国的,如果早几百年传进中国,大夫的后院也许也是血流成河了。

但没有严格的临床研究,医学就失去了判定疗效的依据,中医也就失去了进步的推动力,尽管不放血管里的血,但是否放了病人钱包里的血,也只有通过严格的临床观察研究后才能知道,但在目前的“初级阶段”,很多神医还是可以通过媒体这只蚂蟥吸病人腰包里的“血”的。

作者:
该日志由 xiaowein 于2015年01月20日发表在常识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转载请注明: 闲谈放血疗法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